Dory pardom.

逍遥此生君子意,一壶温酒向长空

一个阿斯加德王妃!耶!

再没有

[be瞩目]再没有 
心情如头像🙃🙃🙃🙃🙃🙃🙃🙃🙃🙃🙃🙃🙃
——————————
——————————

“brother.”

洛基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低沉如大提琴般丝柔华丽的声线轻轻吐出这两个音节,撩得人心痒难耐。索尔认为自己的弟弟拥有整个宇宙最魅惑人心的力量——仅仅靠那两张薄薄的唇,一张一闭间令人神魂颠倒。

他的弟弟,从来都是不同的。

年幼时索尔就发现了这个秘密。阿斯加德崇尚强大的力量,追随光明,正义,磊落的胜利者。而洛基仿佛格格不入,他不似自己有着勇武强壮的体格,却身材纤长风度翩翩,湖泊般的绿眼睛里仿佛酝酿着万千星辰。他对肉体与肉体之间酣畅淋漓的搏斗和碰撞不屑一顾,对汗水与热情交织的竞技嗤之以鼻,他钟情于魔法的神秘,吟诵咒语时的吐词轻柔而优雅——也许母亲更偏爱的是洛基吧?——索尔有时候这么想着,被芙丽嘉亲手教导的洛基无疑是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只是在阿斯加德,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 索尔就像一头雄壮的年轻雄狮,饱满的肌肉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而洛基则是一条优雅静默的毒蛇,有着黑曜石般光泽的鳞片,滴着毒液的尖牙——阿斯加德人向来瞧不上这样的不磊落。

        是什么时候开始,洛基走上了与他截然不同的那条路呢? 索尔一直以为,他和洛基互相陪伴了上千年,他们一起玩耍,一起战斗,一起学习,甚至一起在人事懵懂的时候互相探索对方的身体……他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下去,知道父亲和母亲回归英灵殿,他登上王位,洛基将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

       但的确。他错了。

       洛基的野心从未停止扩张的脚步,他们终究是反目成仇。当与自己共度了千年岁月的弟弟的身份被轰然揭晓,冰雪的颜色冰冷的覆盖了苍白的肌肤,一切的不对都有了答案,他们生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永远不会有平等的地位。直到再后来母亲死去,他们又一次站在了同一战线上,当弟弟的温度从背后传来,时空仿佛跨越千年重合,并肩战斗的默契从未消失过,直至他灰白了脸色躺在自己怀里。

       索尔再一次失去了自己的弟弟。

       再后来和简分手,与弟弟和解,在父亲去世后成功阻止了海拉,为了人民亲手缔造了诸神黄昏,但在弟弟的陪伴下登上王座,成为了阿斯加德新的王——多么美好的一切。一句“i m here”是多美妙的一句话,一个迟来的拥抱化解了千年的矛盾,兄弟二人现在只用有彼此了。

        这下洛基会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了吧?

        索尔这样想着,看着落日余晖下洛基朦胧了一层金色的背影,虚幻到不真实的感觉。

       “bro?”索尔喊了他一句,“你真的在这儿吗?” 洛基一愣,随即笑道:

       “i m here,brother.”

        假如那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索尔想着,眼前是落了灰的法杖,蓝莹莹的心灵宝石依旧吞吐着光影。他拿起,又放下。那句“i m here”是洛基最后的,也是最美妙的一次谎言。阿斯加德最优秀的魔法师濒死时留下的魔力支撑着那个幻影陪伴了索尔整整七天。在那个残阳如血的下午,洛基的身影破碎如烟尘消散在阳光中,带着微笑,挂着泪。法杖重重砸在地上,再无声响。 那声被期待许久的“surprise!”终究是一场空谈,再未出现过。

         索尔甚至不知道洛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他在何处走向消亡,无往不利,所向披靡的雷神第一次在掌心中失去了自己的宝藏。洛基用自己的葬礼,奏响了阿斯加德新王登基的沉重乐章。

         这世上再没有洛基,再没有那声复杂的“brother”,也再没有“洛基的兄弟”了,宇宙间死去了一个冰霜巨人的兄弟,多了一个阿斯加德的新王——强大,睿智,正义。
         

       世间,再没有那样的人。